「我憂心的是新聞媒體變成數位平台的佃農。」

–專訪蘋果日報社長陳裕鑫

澳洲政府開全球先河,在今年 2 月 25 日通過立法強制 Google 與Facebook 等數位平台必須為使用原創內容付費給當地新聞媒體,以保障當地新聞產業的經營環境。

對媒體生態環境同 樣面臨嚴峻考驗的台灣來說,如何看待這次事件?台灣的媒體工作者又是如何積極轉型求生存?

這次凱絡媒體週報邀訪到台灣《蘋果日報》社長陳裕鑫,來分享他的獨到觀點與《蘋果日報》的轉型經驗。

Q:對澳洲立法規定數位平台需要付費給新聞媒體有什麼看法 ?

其實在這個事件之前早有跡象。在澳洲之前,加拿大主要紙媒用了空白頭版來抗議,更早的時候,美國許多媒體也聯合發表聲明,顯示這是全球媒體共同面臨的困境。我覺得這次澳洲政府給各國政府上了一堂課,說明如果數位平台的壟斷局面演變到一個階段,就是公權力應該要介入的時候。

雖然就個人立場而言,我不認為媒體獲得政府的挹注、或是數位平台挹注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,因為我覺得媒體應該立場獨立、言論獨立、財務獨立,更不能仰賴任何人的挹注。只要仰賴任何人挹注,就是仰人鼻息, 你就沒辦法獨立了。

Q:台灣的新聞媒體環境現狀如何 ?

其實台灣也很嚴重。我們可以分兩方面來看,大型媒體收入大幅減少,出現很多人力精簡、或是規模縮減的情況。

再看一些小眾獨立媒體,其實台灣小眾媒體在過去是很多元、很繽紛的,可是現在卻越來越少了,因為他們沒有另外的收入,連廣告資源都沒有了。我覺得台灣整體情況滿嚴重的,只是大家不講。或是說有些媒體背後還有個富爸爸,這個富爸爸認為媒體不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,所以他們不會喊窮。

但是就整個媒體的多元跟健全發展而言,台灣的嚴重程度不會輸給其他國家,很多媒體工作者因為收入減少,薪資沒辦法提高,造成很多媒體投入的採訪成本也沒辦法像以前那麼寬裕,影響所及造成重要的、大型的、耗時很久的採訪幾乎越來越少,其次是獨立媒體、地方媒體等多元性的媒體也越來越少,這是一個很大的危機。

Q:要求數位平台付費是否能解決新聞媒體的困境 ?

蘋果很早就有跟數位平台合作的經驗。和平台合作,你可以很快速的得到點閱率或廣告分潤,可是久了以後,你的讀者已經習慣在數位平台看你的東西,讀者就不來造訪你的母網站,如果某一天平台改變規則,你在上面的收入就跟著減少了,那時候再後悔都來不及。

所以看今天付費的情況也是一樣,如果今天數位平台為新聞內容付費,購買內容放在他的平台上, 佔的比例一旦越來越大就潛藏一個危機,以後可能我們媒體只是變成一個很廉價的佃農在工作,譬如前三年,平台可能給你一個很高的分潤比例,但幾年後,數位平台可能用過即丟,或是你跟他的關係產生變化、對他構成某種威脅,他就透過演算法把你的績效降低,進而讓你的收入減少,那時你再回頭去經營母網站已經來不及了,因為讀者已經改變了閱讀習慣。

再來很大一個道德與新聞倫理的問題,如果你是平台上的一個佃農時, 你有沒有勇氣去揭發這個平台曾經做過、或正在做不公不義的事情?譬如可能 Google 或臉書,它曾洩漏過什麼樣的隱私給極權國家?很多背門的問題,你有沒有勇氣揭發呢?這變成一個新聞倫理道德的問題。

我個人覺得付費是暫時的、不是一個好的方式,當一個數位平台造成一個壟斷局面的時候,它影響到是所有讀者的數位生活,不只影響媒體而已,所以我們應該打破這種壟斷,讓他變得更多元。同樣的,廣告規模也不能太壟斷, 如果廣告規模被某個平台壟斷,那它影響所及不只媒體、包括廣告業者和其他人都會受影響,最終影響到的還是消費者。

最重要的還是結構性的問題,即使你解決了媒體付費問題、那只是解決媒體問題,但你還沒有解決其他數位生活被壟斷的問題。媒體不能只看到錢的問題,因為這不只是一個媒體的問題,這是一個民主體系的問題。譬如說,我們台灣希望臉書跟 Google 來台灣投資,那麼政府敢不敢得罪他們?如果放眼更大來看台灣最重要的民主體系,你如何避免數位平台上有心人用假消息來侵蝕臺灣?你如何健全整個媒體環境?讓包括一些小的獨立媒體也可以生存。

Q:數位平台與新聞媒體應該建立怎樣的關係 ?

其實兩邊都要有共同認知,數位平台不只因為壟斷遭到譴責,他們在內容上的管理機制,包括假新聞的問題、要不要封鎖可疑帳號等等都有爭議。

最重要的是,他們要怎麼讓好的內容呈現在平台上,所以他們應該要認知到他們需要很多好的媒體、好的內容與好的新聞供應者。另一方面,對媒體來說,當然也需要好的財務收入,所以兩者其實並不是互相為敵,而是應該互相幫忙。如果數位平台願意把他們的資源利潤分享給一些內容供應者,這是一個好的方式。

更根本的問題是,數位平台應該變得更多元化,而不是像恐龍一樣壟斷。我覺得要討論的是如何分享利益跟避免壟斷的問題,媒體跟平台的關係事實上可以是一種策略夥伴。

Q:可否和凱絡媒體週報分享《蘋果日報》的轉型經驗 ?

在數位轉型上我們有兩個經驗可以分享。一是我們過去在影音方面的經驗,蘋果在這部分著墨很深,我們的影音剛開始推動的時候,找了不少導演、編曲、還有作曲家來幫忙上課,那時候對我們的影音幫助很大, 在國際媒體競賽上也得過大獎,這個經驗可以給其他媒體參考,就是轉型不能閉門造車,可以借重其他領域好的經驗來提升我們媒體的內涵跟技術。

另一個經驗是訂閱制,我們一向算是最勇於挑戰的,我們是亞洲第一個全數位化的電視台(壹電視),也是第一個全面轉型數位媒體的綜合媒體、及第一個推動訂閱制的綜合媒體。

以訂閱制來說,蘋果的經驗是,這真是一條漫漫長路、不是那麼簡單,我覺得有兩個東西是要推動訂閱時要多著墨的地方,第一個是定價策略,不能只是單純算一下我的成本是多少,定價策略在訂閱制裡面是非常重要的一環。

再來我們讀者服務回饋最多的就是訂閱流程,訂閱流程的好壞以及順暢與否,包括續訂、退訂,你如何把這流程建立得非常流暢,是決定訂閱能否成長的關鍵

當初我們一開始就推出全面付費的訂閱牆(Hard paywall),是因為我們老闆黎先生他認為做任何事就是要一次到位,這代表一種決心,他希望我們不要瞻前顧後、讓自己只能勇往直前。

當然現在回頭來看, 我們是不是對台灣的訂閱環境太樂觀了? 所以我們現在放慢腳步,提供讀者兩種選擇,一個是付費訂閱時提供無廣告的環境,另一個則是免費的有廣告版。

Q:可以請您談談《蘋果日報》的品牌價值跟未來策略 ?

在台灣媒體環境中,我們常常警惕自己,要扮演一個非常中立的角色, 不要讓自己迷失在某種政治立場裡。我們要呈現出來就是,我們可以兼容並蓄,不同的意見在《蘋果》都可以呈現出來。

我們不希望讀者要買兩三份報紙才能看到一個真相,讀者在我們這裡就能看到一個完整論述,就像前陣子藻礁議題辯論得很厲害的時候,我們就邀請官方的政府代表經濟部次長寫了一篇文章,同時請公投領導人也寫了一篇文章,然後我們把幾個爭議點全部列舉出來互相對照。

處理這類爭論性議題時,我們希望扮演橋樑、一個中間平衡的角色,我覺得台灣需要這樣的媒體。所以我也常常警惕自己,不要變成一個民粹的報紙,否則你會迷失在某種立場裡。另外,《蘋果》捍衛民主價值, 因為我覺得這是台灣價值,也是我們追求的價值。

在未來策略部分,我們現在分兩條路,在免費版上面,我們當然希望吸引更多讀者來看我們的內容,另一方面我們還是推動訂閱制,希望提供給讀者更好的閱讀環境。

我們也舉辦很多相關的講座活動和知識課程,希望把《蘋果》變成像一個內容平台,凡是你需要的內容、你想要的服務,都涵蓋在《蘋果》裡,希望能成為讀者生活的一部分,這對我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,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景。

※資料 / 圖片來源:蘋果新聞網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